<track id="gadxb"></track>
    1. <table id="gadxb"><option id="gadxb"></option></table>

      <table id="gadxb"></table>

      <acronym id="gadxb"></acronym>
    2. <big id="gadxb"><ruby id="gadxb"></ruby></big>
      1. 首頁>未分配>余陳:二十年分娩的“紅孩兒”

        余陳:二十年分娩的“紅孩兒”

        2006年08月31日
        文章標簽:

          對余陳老師的采訪,定在余老師的素描課后,北京難得一見的暴雨在6點準時傾盆。余陳的畫室中那些正在創作的“紅孩兒”,對每位到訪的客人都露出奇特的笑容——一種將成年人的思考、快樂、掙扎、憤怒都移植到孩童臉上的表情——恍惚的感覺逐漸蔓延。在余陳輕聲慢語的言談中,我看到一個小小的女孩,穿過時間的迷霧,從40年前的貴州小縣城,搖搖擺擺一路走來。

        放大圖片
        放大圖片

        第一個模特是媽媽

          余陳說,她已經記不清自己幾歲開始拿起畫筆,在她生長的那個縣城,是沒有“美術班”這個概念的。余陳最初的繪畫范本是文革時期的黑板報,而第一個模特是她的媽媽?!拔覌寢尞敃r演樣板戲中的人物李鐵梅。我覺得媽媽非常漂亮,辮子很長甩在肩膀。我就靠記憶默畫?!蹦切┻B速寫都算不上的玩笑之作,卻被爸爸媽媽大加表揚。

          學習版畫是因為師承。教余陳的老先生曾是她父親的老師,看這孩子天資不錯,欽點為自己的門徒。

          于是,余陳開始系統地學習版畫、“順其自然”地成為好學生、也“順其自然”地進入自閉的青春期、18歲又“順其自然”地留校當老師。直到有一天,余陳看到同是留校當老師的同學考上了中央美院,她坐不住了?!澳悄?0歲,但是還沒有為自己設想將來,如果沒有那個考出去的同學,我可能永遠不會想到考美院。我一直是這樣,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能耐,而是受到周圍人的啟發才認識自己的。因此,我也不是一個能冒險的人”

        放大圖片
        放大圖片
        二十歲,學習做女孩

          考了兩年,當21歲的余陳拎著行李從貴州一路北上來到中央美院,北京的藝術氛圍讓20歲的余陳覺得舒服。但那時,心智發育比較晚的她仍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,要成為什么樣的人,她只是“順氣自然”的畫畫。但已經走到“青春期末尾”的余陳,內心還是因為小小的心事而泛起了漣漪。
        “大三我換宿舍了,同屋有一個比我高三屆的女生特別會打扮。我覺得她時髦,長頭發,還會自己卷上卷。她能找到獨一份的寬肩呢料衣服……她會打扮,我畫畫專業好,所以我們倆特別自然的就走得很近?!睍r髦的女伴帶給余陳的是一種性別的覺醒:“我開始模仿她,慢慢打扮自己?!蹦菚r候,男孩子氣的余陳開始留長頭發,也開始第一次涂口紅:“我們班關系好的男生還嘲笑我,說難看。我就說,那是你嫉妒我?!?BR>
          “大四的時候,我遇到了一個比我大三屆的北京男孩,學外語的,身上有一種特別樂天特別‘爺們兒’地勁兒。因為我性格比較悶,很內向,所以他成了我生活中的亮色?!边@個當年的“北京男孩”,就是現在余陳的丈夫。

        放大圖片
        放大圖片
        婚姻及對創作的迷惑

          雖然談了戀愛,小女孩的心智還是沒有成熟為一個小女人?!按髮W都快畢業了,對于繪畫我還是沒有明確的想法。那時候我更關注的是否被老師肯定。而我的很多同學當時都已經成名?!?BR>
          就這樣,余陳稀里糊涂地大學畢業了。她做得最迫切的一件事就是結婚:“我們都沒告訴家里,直接就結婚了,結婚后才通知的家長?!被楹?,余陳一度生活非常拮據?!拔姨貏e需要有一份工作,需要安頓。只要上班就能有生活費了?!?為了緩解經濟壓力,她來到《人民中國》雜志社做美編?!安幌矚g我的工作,要坐班,很多時間被消耗掉,天天聽同事說家長里短。那個時候我就很明確的知道——編輯不是我的理想,我要當畫家?!?BR>
          后來,美院的老師找到余陳,說有一個教素描的老師出國了,邀請她回學校代課?!盎孛涝航虝鵁o論從虛榮心上還是生活起居上,都讓我有了滿足感——編輯要坐班、會被老先生管……而美院有那么多優秀的人。他們經常會激勵我?!?


        用青春來探索

          就這樣,余陳在校園里又度過了五年。第二屆“女畫家的世界作品展”又開幕了。不知是不是命運在開玩笑,這一次,雖然有人開始買自己的畫,但余陳仍然沒有受到更多的關注?!暗谝淮螀⒄刮?6歲,這次我都31歲了。開始著急了,但這急又沒有出口。我開始變得沮喪?!?BR>
          這種沮喪慢慢威脅到了余陳的日常生活,包括上課的情緒。擺在余陳面前的道路只有兩條:一是參加展覽、賣畫。二是教課。但美院有很多大腕,老師的知名度和威信直接影響學生的聽課質量?!拔抑車灿泻芏喑晒Φ娜?,于是我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。不過我知道自己別無選擇,只有一條路,就是堅定地走下去?!?/P>

        終于分娩出紅孩兒

          “十年磨一劍”,而對于余陳來說,2002年開始創作的“紅孩兒”系列是她花費了幾乎二十年才得來的一次爆發,對于失語許久的畫家來說,這是一場等待太久的新生。

          在“紅孩兒”系列中,余陳用顏料告訴我們她的成長和反思:“我現在畫的不是傳統油畫,如果硬要分類,應該算是當代藝術,沒有那么多限制。從2000年開始,我閱讀了大量書籍,看了大量的作品,我忽然想明白了——我是從根本上錯了。我們接受了錯誤的繪畫觀念。那是一種無法創作的觀念,我學會的其實都是技術。我反思了2年的時間,其中包括藝術和商業的關系,于是我轉變了自己的觀念?!?BR>  問起為什么選擇小孩子作為創作對象,余陳說,那只是一種藝術的表現形式,沒有太多道理。

          現在, “紅孩兒”系列獲得了成功,余陳和她的大弟弟陳余、小弟弟陳李同時簽約香港少勵畫廊,取得了商業上的回報。并且,同為中央美院畢業的姐弟仨人,于2006年舉行了名為“我們仨”的作品聯展,獲得一片好評。

          縱觀這許多年的風雨,余陳感慨:“我和早先出名的女藝術家們特別不一樣,她們很小的時候就很成熟,知道自己要干什么。我永遠比別人晚一拍。這么多年,我不是在告訴自己該怎么做,而是對自己說,這個時候不能做什么。雖然我的大半生都是處于被選擇的狀態,但是,在最關鍵的時候,我還是做出自己需要的選擇,并且找到了出口?!?BR>現在,余陳以每年15幅的速度還在進行著“紅孩兒”系列的創作,她說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停下,那些在畫布上的小孩子會告訴她一切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北京東城區新中街68號7號樓3層北段9號
        Add:北京市朝陽門外大街22號泛利大廈10層《美好家園》 Code:100020
        媒體獨家聲明:本網站圖片和文字未經有關版權所有人書面批準,一概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轉載或使用.本網站保留所有權
        京ICP備13034195號-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3106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[B2-20040250] 廣告經營許可證[京海工商廣字第0407號]
        免费Av片大尺度在线观看

        <track id="gadxb"></track>
        1. <table id="gadxb"><option id="gadxb"></option></table>

          <table id="gadxb"></table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"gadxb"></acronym>
        2. <big id="gadxb"><ruby id="gadxb"></ruby></big>